.:. 草榴社區 » 成人文學交流區 » [現代奇幻] 淫荡肉体
本頁主題: [現代奇幻] 淫荡肉体字體大小 寬屏顯示 只看樓主 最新點評 熱門評論 時間順序
晨起凸起 [樓主]


級別:風雲使者 ( 13 )
發帖:2312
威望:2477 點
金錢:168 USD
貢獻:135100 點
註冊:2017-02-27

        闹出那么大动静,我已经不敢再街上逗留了。带着小胖小杰去了一个文具店草草买了两个礼物,小杰买了一支钢笔,小胖买了一本笔记本,用礼品盒做了一个简单的包装后,就成了一个精致的礼品。我注意到小杰还买了一卷封箱子用的大胶带,我问他买这个干什么,小杰说待会儿要用。我也没想太多,便和小杰小胖直奔眼镜家里。路上我问了小胖眼镜家里的情况。原来眼镜是独生子,很小的时候爸妈就离婚了,眼 镜就跟他妈妈相依为,他的妈妈在一个商场上班。
       我突然想起,以前眼镜好像提到过他的妈妈,那时候小胖和小杰对他妈妈很感兴趣。我恍然大悟,对小杰说:“你们该不会是对眼镜的妈妈有什么坏心思吧。”小杰见计划被我看穿了,还想抵赖,支支吾吾的解释说不是这样。小胖倒很坦率,点头夸奖道:“阿姨真聪明,一下就被猜出来了。”我心里顿时有点不高兴,愠怒的说:“哦,这样啊,那你们还找我来干嘛,我对眼镜妈妈又没兴趣,别到时候搅了你们的好事又惹得你们不高兴。”说着就转身要走,连我自己都觉得我语气酸酸的,跟一个吃醋的小女人一样。
       小胖连忙上前拉住我的手,说:“阿姨别走啊,我们就是好奇他妈妈长什么样,阿姨你才是我心目中最 好的。”说完又冲小杰使了个眼色,小杰连忙附和道:“是啊,妈妈才是最棒的。眼镜的妈妈肯定比不上你。”我这才稍微心情好了点。
       到了眼镜家的时候,已经过了八点半了,小胖拍了两下门。“谁啊?”里面传来女人动听的嗓音,接着门打开了。来之前我也很好奇眼镜的妈妈究竟长什么样子,现在面对面见到了,着实让我有点惊艳。这是一个端庄优雅的女性,穿着得体的居家服,勾勒出曼妙的身材。柔和的鹅蛋脸,小麦色的皮肤,浅黄色的头发盘在脑后,露出天鹅般的美颈,裙子到膝盖,纤细修长的腿上套着灰色的丝袜,脚上穿着粉色的拖鞋 ,显出慵懒随性的美态。
       看到她的一瞬间我竟然有点嫉妒,这是一个标准的美妇,时间好像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,而我,只是一个稍微懂得保养的普通中年妇女,如果不是今天的穿着,走在街上都不会有人回头看一眼。
       此时她也是一脸的错愕,一个穿着暴露的中年女人突然出现在他家门口,腿上还残留着白色的奇怪痕迹。接着她的目光就停留在我的胸上,大家都是女人,她一定一眼就看出我里面什么都没穿。气氛有点尴尬 ,小胖这时候笑盈盈的跟她问好,然后帮我们互相介绍。眼镜的妈妈虽然满脸狐疑,但还是礼貌的把我们请进了家门。
       “你们真是慢,我们都等半天了。”熟悉的声音,我声望去,果然是小强,旁边还有龅牙和眼镜。此时三人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眼镜被夹在中间,低着头一脸的沮丧。我问小胖,你们把他俩也请来了?小胖摊开手说不知道。我看着眼镜快要哭出来的表情,就猜到了,八成是听到消息的小强和龅牙不邀自来的。
       我为了缓解尴尬,就和眼镜的妈妈拉起了家常。眼镜妈妈名叫林梅,比我小5岁,她跟丈夫离婚,我老公则在国外搞项目,两个带着男孩的家庭妇女总有说不完的话,倒不完的苦水。不一会儿,我两就已经亲如 姐妹,无话不谈了。
       林梅上下打量了一下我,说:“惠姐你可真敢穿,我要是穿这身出门,还不被活活羞死。”穿成这样也不是我的本意,我只好拉着她的手说道:“妹妹啊,说句心里话,女人年轻的时候就那么几年,你现在还很漂亮,身材又好,要多展示自己,不要等到老了,没人看了,那就后悔都来不及了。”林梅听了若有所思的点点头。
       话题聊着聊着就聊到了男孩,林梅向我抱怨,小明(眼镜的名字)这男孩从小就胆小内向,在学校总受欺负,我为他是操碎了心。我接着宽慰她说:“男孩内向点好,听话不会惹事,不想我家小杰,从小就调皮捣蛋,被我给宠坏了。”小胖这时候上来插话道:“林阿姨,眼镜学习可好了,每次考试都拿第一,老师都喜欢他呢。”小杰也附和着说:“是啊,他还是我同桌,经常帮我辅导功课呢。”当母亲的都喜欢听自己男孩受到表扬,林梅顿时高兴的不拢嘴,伸手抱住了小胖小杰,小胖便乘机脑袋在她胸口一蹭一蹭的揩油。
       时间不早了,林梅去厨房拿生日蛋糕,男孩们都欢呼起来。这时小强走过来,一把抱住我,在我身上使劲的一嗅,说:“阿姨,你身上好香啊,出门是不是洗了个澡啊。”我眉毛上扬,笑盈盈的把他拉到一边 ,小声问他:“想不想跟阿姨亲嘴呀?”小强没想到我这么动,连忙点头说想。我便蹲下,跟他来了个舌吻,还不停的把口水往他嘴里送。小强推开我,说:“你喝尿了!嘴里怎么有一股骚味,跟舔马桶一样  。”我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说:“哦,没什么,就是来之前吃了一下小胖的鸡巴。”小强于是对小胖怒目而视,而小胖只能摊开手表示无辜。
       这时候龅牙走过来结巴的问道:“强。。。强哥,我们什么时候。。动。。。动手?”我一听“动手” ?他们是想干嘛?“先别急,你们都过来。”小强跟个小头头一样把其他小朋友叫过来,然后对小杰说“东西买了没有?”小杰掏出胶带说买了。原来小杰早就跟小强串通好了,小强点头说:“很好,等那个大美妞出来,听我指示,我说上,你们就动手。”我在旁边听得心惊肉跳,这哪是给朋友过生日啊,分明是要强抢民女啊。我看向了一旁的眼镜,眼镜低头沉默着,一副不情愿的表情。
       小胖也犹豫了,说真的要干吗,这事会被警察抓起来的。小杰听了很不高兴,说:“怕什么,早就说好的,我当初让你肏我妈的时候你怎么不怕。”小胖看了我一眼说:“那不一样,阿姨是自愿的。”我觉得有必要阻止他们了,这群小屁孩简直胆大包天,我本以为他们就像过个眼瘾揩个油什么的,想不到他们不计后果要直接来硬的。
       我把小杰拉到一边,严肃的对他们说:“不行,这事犯法的,你们不怕坐牢啊,要想干找我就是了,别把别人牵扯进来。”然后又对傻站着的眼镜说:“你也说句话啊,他们想要伤害你妈妈呢。”眼镜还没来得及说话,小强先邪恶的笑了,用一种刻薄的语气说:“找你?哈哈,实话告诉你吧,你的那口臭逼我们早玩腻了。今天就想要玩点新鲜的。”
       受到这样的辱骂,我气的发抖,拉着小杰就要走。没走几步,小杰突然站住不动,并使劲甩开了我的手。我震惊了,问他怎么了,小杰看着我,眼睛像看一个陌生人。我明白他的意思了,顿时眼睛就红了,哽咽的问道:“你是不是也嫌妈妈玩腻了,妈妈没有林阿姨漂亮是不是。”小杰不说话,只是头越来越低。
       这时林梅搬着蛋糕出来了,听到我们的动静说:“你们在说什么呢,快来吃蛋糕了。”说着就把蛋糕放 在桌上,弯腰给蛋糕上插蜡烛。小强这时后一使眼色,说:“上!”龅牙便冲了上前,一把抱住林梅的腰 。林梅还没反应过来,其他小朋友包括小杰也急忙跟上,纷纷上前架住她的手脚。林梅发出“啊”的惊呼。“你们。。你们干嘛呀!”小强捂住林梅的嘴,对小杰喊道:“快拿胶带!”小杰连忙拿起胶带,咬下一截,跟小强一起把林梅的嘴巴封住。林梅说不了话,只能拼命摇头,鼻子里发出“唔唔”的声音。“把她弄进屋里!”小强再次下命令,其他小朋友一起用力,把林梅硬生生给拖进了屋。接着里面就“乒乒乓”的穿来床和椅子碰撞的声音。
       从头到尾我都是冷冷的看着,眼镜也是站在后面,既没有参与也没有阻止,但从他奇怪的表情我能看出 ,他现在很难受,我心生爱怜,上去摸了摸他的头。我们走进屋的时候,林梅已经被制服了。她的手脚成大字型被胶带绑在床的四个脚上,眼镜惊恐的看着我们,然后眼睛定格在我和眼镜身上,一边摇头一边“唔唔唔”的发声,似乎在向我们求救。我苦笑了一下,表示无能为力。林梅的眼神顿时充满了愤怒,她已经认定,是我指使这些小屁孩了。
       小强找来一个大剪子,“咔嚓咔嚓”几下,林梅的衣服变成了一块块布条,衣服下的神秘肉体就这么一丝不挂的暴露了出来。四十来岁的女人,身材还能保持的这么完美,真的很难得。光滑的肌肤,不大的乳房上点缀着两颗褐色的乳头跟着胸脯剧烈起伏,以及因为羞愤胀红的脸蛋无不散发出致命的诱惑力。怪不得这些小鬼对她念念不忘,甚至不惜用动粗的方式,也要搞到她。
       几个小鬼的鸡巴已经顶的老高,急不可耐的往这具美妙的肉体上扑去。眼镜依然只是呆呆的看着,想上又不敢。我推了他一把,说:“你还不去?再不上可就没位置咯。”眼镜这才下定决心,扑向了母亲的肉体。林梅痛苦的闭上了眼睛,留下了难过的泪水。
       小强忍不住了,他脱掉裤子,掏出比成年男人都要大的鸡巴对准了林梅的阴道口,接着深吸一口气,屁股猛地往前一顶。林梅身体瞬间绷得僵硬,脸色苍白,鼻子里发出痛苦的“唔唔”声。她离婚多年,一定很久都没有性生活了,可以想象她的下体是多么的干涩紧绷。这时候突然将一根大鸡巴顶如,肯定会有撕裂般的痛苦。我甚至看见小强的鸡巴上带出了细细的血丝。
       小强艰难的抽动了几下,骂道:“肏,怎么这么干,还这么紧,夹的我疼死了。”我看林梅脸色苍白像是随时就要昏死过去了,就对小强责骂道:“你猴急什么,人家下面还没流水呢,这么拼命干想捅死人啊,好歹做个前戏啊。”龅牙这时对着小强说:“强哥,我。。我。。我帮她舔。。舔一舔。。。舔湿了就不干了。”小强一把推开龅牙说:“滚开,我自己来。”说完就拨开林梅的大阴唇,舌头在小阴唇和阴道口“呲溜呲溜”的舔起来。
       此时的林梅就像是待宰的羔羊,毫无反抗的余地,感受到下体被滑溜溜湿乎乎的舌头拨弄,她只能做一些无谓的挣扎以示抗议。10双小手像是在摆弄玩具一样在她身上这摸摸那捏捏。眼镜张嘴含住了妈妈的乳头,像吃奶的婴儿一样所在林梅怀里吮吸,同时手也不闲着,把玩着另一边的乳房。小胖和龅牙则在林梅身上又咬又亲,而小杰依然钟情女人的脚丫子,此时正跪在床脚,捧着林梅的脚陶醉的吮吸着脚趾头。
       不一会儿,林梅身上就满是红红的压印和一滩一滩的口水了。我被冷落在一旁,看着这么激情的一幕也有点春心荡漾,淫穴又开始分泌出爱液了。这群小鬼,有了新猎物就把我晾在一边,小杰也是,含住林梅的脚趾头就不撒嘴,连看都不看我一眼。
       我走到小杰身边打量了一下林梅的脚,她的脚掌要比我略小一些,脚趾头也显得有些粗短圆润。一看就知道是经常受高跟鞋压迫的脚,大脚趾略微畸形,前脚掌和脚后跟有一层厚厚硬硬的死皮。跟我一样,几乎所有爱穿高跟鞋的中年女人都是这样的脚。
       我有点酸的说:“臭脚丫子有什么好的,看你吃的津津有味的。”小杰咬着脚趾含糊的说:“妈妈你不 懂,阿姨的脚吃起来咸咸的,香香的,特变好吃。”我听了脱下高跟鞋,把在高跟鞋里捂了一天的脚伸到他面前,说:“有我的脚好吃吗,吃吃我的脚比比看,你平常不是最爱吃我的脚吗?”
       曾经我以为小杰只对我的脚感兴趣,看来我错了,他只是单纯的喜欢女人的脚而已。见小杰迟迟没有对我的脚产生行动,我无趣的把脚收了回去。男人都是这副喜新厌旧的臭德行,跟我那个死鬼老公一个样。
       再看林梅,她现在满脸绯红,鼻息也开始随着小强的舔弄粗重起来。很显然,她那长久干涸的身体已经滋润起来了。小强见舔的差不多了,松开嘴淫笑着对我说:“林阿姨的屄嫩是嫩,可惜就是味道淡了点不像你的屄,又骚又腥的。”我白了他一眼,懒得搭理他。小强嘿嘿笑了笑,再次把鸡巴对准了林梅的阴道口,接着“噗呲”一声,粗大的鸡巴全根没入,把原本小小的洞穴撑得圆圆的。林梅“呜嗯”一声,拱起了身体,眼睛迷离而空洞,这明显是享受的表情。
       “哦!我肏,好他妈紧啊,果然是好久没干了,林阿姨这可不行哦,听我大哥说,女人太长时间不做爱会老的快哦。”小强又开始说这种羞辱人的话,林梅没什么反应,在我听来,他不过又是在嘲笑我“松 而已,不过我并没有觉得愤怒,只是身体里的欲望更加强烈了,来的路上虽然跟小杰小胖打了一炮,但我并没有达到高潮,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跟汽油桶一样,一点就爆炸,我此时无比的渴望一根鸡巴,不管是谁,只要愿意干我就行。
       小强开始缓慢的抽插,每次都会带出林梅粉红色的阴道肉。小胖和龅牙看的直咽口水,掏出小鸡巴撸了起来。小胖惊奇的说:“哇,林阿姨的屄好漂亮啊,一张一的,跟粉嘟嘟的小嘴一样,我还以为女人的屄都是黑乎乎的呢。”龅用力点头表示赞同。小杰听了,也放开林梅的脚,上前仔细打量起林梅的淫穴,  嘴里也发出“啧啧啧”的声音。
       小强似乎很得意,很明显在场的男孩子都很羡慕他可以先享受林梅的下体,除了眼镜还在安心吃着妈妈的奶。小强不高兴了,拍了一下眼镜的脑袋说:“滚一边去,让我玩玩你妈的奶子。”眼镜不情愿的摸了摸头让出了位置,对于小强这一霸道的行为,他显然毫无办法。
       我一见机会来了,连忙把眼镜拉了过来,兴奋的说道:“可怜的小眼镜儿,妈妈被坏人抢走了吧,不怕,你摸阿姨的,阿姨的奶子比你妈妈的大。”眼镜嘟着嘴,说好吧,然后一双满是手汗的手就隔着我的连衣裙在胸上揉了起来。
       小强看了戏谑的说:“哦呦,黄阿姨,你这是在勾引男孩啊,真是不要脸,居然连男孩都不放过。”我抱起眼镜,把他的头埋在我的胸上,娇媚的说:“你们这群没良心的,以前没日没夜的想着干我,见到我竟说好听的,现在有了这个骚货,就对我嫌这嫌那的。我不管,下面痒死了,小杰你快来,帮妈妈止止痒!”这么淫荡的话,连街头卖肉的妓女都说不出口,林梅看着我,眼里尽是愤怒跟厌恶的情绪。我才管不了这么多,等她尝到那种深入骨髓的快感也会变得和我一样,装什么装。
       小杰还在为难,龅牙发话了,说:“我。。我。。。我来帮你。你。。你到床上来。”我一听,好事终于来了,连忙放下眼镜。脱掉连衣裙,在床上找了个空位躺下。“不。。不是这样。。你转。。转过来。。”龅牙越紧张月说不出话来,结结巴巴唾沫喷出老远。墨迹了半天,我才明白他的意思,原来他是要我跟母狗一样趴着,和林梅摆成一个69的姿势。我倒是无所谓,可是林梅很不配,在我身下激烈挣扎,看来是相当讨厌我,不想靠我那么近。
       小强怒了,掐起林梅屁股上的一大块肉用力一拧,林梅痛得“嗯”一声,终于老实起来。我的胸压着林 梅的小腹,眼前几厘米处就是小强和林梅交的地方,一股跟腐肉一样的恶臭味扑面而来,都说同性相斥 ,我回头看了看林梅的反应,屁股刚一靠近她的脸她就厌恶的别开了脸,想必我下体的味道在她看来也是臭不可闻。
       龅牙见我摆好姿势,急不可耐的跨坐上来,挺起鸡巴就顶。我的下体早就分泌了大量的淫液,一顶就开,“呲溜”一声,就把龅牙那根幼嫩的鸡巴吸了进来。我爽的哆嗦了一下,接着就是“啪啪啪”的肏动声。小强也不由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肉体拍打的声音混着“噗呲噗呲”的水声响成一片。我大声淫叫:“啊!。。用力点。。再进去点。。。阿姨里面还是好痒啊。。。对。。。玩上顶。。就是那个地方。。。 啊。。。阿姨要被你给顶飞了。。。”林梅也被肏的娇躯狂震,下体的淫液越来越多,溅了我一脸,鼻子呼呼喘着的粗气,热气全喷我下体,给我带来了更大的刺激。
       “啪”一声,我的乳房上穿来一阵剧痛,小强狰狞的说:“骚逼,你奶子甩太高了,都拍我肚子上了。
       ”说完手就狠狠掐住我的乳房,我感觉血管都要被他捏爆了。但我此时已经到了最后关头,哪里顾得上这点痛疼。动抬起头,跟小强吻在了一起,突然一股瀑布般的快感冲上了脑门,我翻起白眼,“啊!!! ”的一声嘶吼,达到了高潮。阴精激流而出拍在龅牙的鸡巴上,像撒尿一样,林梅无处躲闪,被喷了一脸。龅牙也是强弩之末,被我的阴精一烫,也嚎叫着在我体内射出了精液。
       此时小强和林梅还没有高潮,他得意的对我说:“阿姨,你今天好浪啊,从没见你这么动过。今天都亲我两次了,嘴都被你亲肿了。”我还意犹未尽,淫贱的说:“是啊,阿姨最喜欢你了,你的鸡巴最大最持久,阿姨爱死你的大鸡巴了,快用你的鸡巴肏我啊。”小强哈哈大笑,说:“那你这么喜欢我的大鸡巴,还不快来亲它一口。”我听话的低头,连带着林梅的骚逼,在小强的鸡巴上亲了一口,引得林梅的大腿又是一阵乱动。
       小强很满意我的表现,说:“那我就肏一肏你吧,龅牙,把绑着林阿姨的胶带撕了。”我还不明白他的意思,龅牙“刺啦”几声就把胶带撕下来了。嘴巴和四肢恢复自由的林梅并没有大吵大闹,只是轻声骂了句:“贱人。”我一听就炸了。“你说谁是贱人!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!也不瞅瞅自己,还不是个被小屁孩脱光了按床上肏的烂货?”林梅听了也撒起泼来,尖大骂:“贱人说你呢,不要脸勾引我家小明,倒贴才有人干你这烂屄!”。。。
       小强大喊:“别吵了,你坐她脸上,让她给你添干净!”我一听,正好趴的腿酸,林梅刚想喊些什么,我顺势就一屁股坐在了她脸上。林梅小小的脸完全被我的屁股缝埋没了,丰满的屁股完全挡住了她的头。
       我发现坐在一个女人脸上的感觉很舒服,竟然有点上瘾了。这种感觉很奇妙,林梅清秀的五官摩擦着我的下体,嘴和鼻子喷出的热气弄得我暖烘烘的。林梅挣扎着,不停发出呕吐的声音,同时鼻子和嘴又不得不在我屁股缝中吸气,以获得有限的空气。我有一种报复的快感,于是更加用力的下压屁股,林梅的头彻底动不了了,她呼吸困难,双手拼命捶打着我的大腿。我的屁股像磨盘一样,不停的碾动,还故意把屁眼压在林梅的鼻子上,渐渐地,林梅的挣扎减弱了,小强见她就快被我闷死了赶紧上来把我拉开。
       解脱后的林梅像垂死的病人一样“啊”的大喘一口气,脸上油亮亮的,全是下面的淫液和精液。我得意笑道:“骚货,看你张着一副狐狸精脸,我给你补补水。”林梅此时十分虚弱,但是嘴还很硬,气若游丝的说:“贱人,你下面装大粪了,这么臭。”这话彻底激怒了我,我失去了理智,扑上去和她扭打在一起。女人打架无非是扯头发,扇巴掌,同时一边破口大骂。两个一丝不挂的女人,在男孩面前,完全不顾形象打架场面,在这些男孩眼泪似乎很是劲爆。小胖龅牙还有小强纷纷起哄。“加油!加油!”“林阿姨 ,打死她,狠狠的扇她耳光。”“别老扯头发啊,抓她奶子,死命掐。”
       “妈妈加油,别让她按住你!”声音是眼镜的,他也在替她妈妈加油。小杰则是默默的看着,一边是他妈妈,一边是他喜欢的林阿姨,这似乎让他很为难。最后我跟林梅的脸都被扇肿了,头发凌乱的像鬼一样 ,身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。小胖跟裁判一样表情很欠抽的宣布:“停!这场比赛很,双方打成平手。”
       见我们没力气再打了,小杰突然提议:“你们饿了吗,我们吃蛋糕吧。”小胖摸了摸肚子说:“不说我都忘了还有生日蛋糕呢,快拿过来,我都饿扁了。”于是小杰跑去把蛋糕抱了进来。香喷喷的蛋糕,上面覆着厚厚的奶油,还有一些男孩爱吃的巧克力和水果,小朋友们口水都要流出来了。这时后鬼意多的小胖又发话了。“大家先别忙着吃,两个阿姨今天累一晚上了,该让她们先吃。”
       这话一听还有点良心,我正想着怎么下嘴。小强和小胖突然向视一笑,接着小强伸手在蛋糕上抓起一把奶油“啪”一下甩在林梅的乳房上,然后抹了抹。“吃吧,可不要浪费哦,要吃的干干净净。”小强语气淡的,但表情十分邪恶。看着男孩们期待的眼神,我知道就算拒绝也是没用的,他们只是想找一些更刺激的玩法罢了。
       林梅听了哪里肯,又开始谩骂挣扎起来,小强等人立刻上来按住她,说:“林阿姨别着急,先让王阿姨吃,过会儿就到你了,哈哈。”接着小强回头看我,示意我快点。我稍微迟疑了一下,接着伸出舌头舔着林梅乳房上香喷喷的奶油。“舔仔细点,下面还没舔干净呢,还有那,没看见咯吱窝上也沾了一点吗。”
       我木讷的照着小强的话做,为了舔的干净,我不得不把乳房上的肉吸进嘴里一点一点的裹。
       这是我第一次吸女人的乳房,感觉怪怪的,绵软中又带着一点弹力。我一直搞不明白为什么男人会对两颗肉球这么感兴趣。林梅嘴里还在往外蹦着难听的字眼,但我已经没工夫搭理她了。搞得像是我乐意舔她一样,要不是被逼无奈,鬼才下的去嘴。
       不一会儿功夫,林梅的乳房已经被我舔的干干净净了。小强看了很满意,这时后小杰又抓起一把奶油分别在林梅两只脚上抹了起来。他抓了很大一把,几乎将脚完全包了起来,我哀怨的看着小杰,小杰视而不见,眼睛里充满兴奋和期待。我只好忍住恶心的感觉,用嘴清理林梅脚上的奶油。
       林梅一定像我一样经常穿高跟鞋,这可能跟她在商场上班有关。脚上硬硬的,全是厚厚的死皮,奶油的香味混着高跟鞋的皮革味以及女人脚上特有的味道。学着小杰的样子把脚趾头一个一个吸进嘴里,舌头在脚趾缝里来回扫荡。然后像舔冰棍一样把脚掌和脚背上的奶油吃进嘴里。没过多久,两只脚就被我舔的亮晶晶的。让我又惊讶又有点羡慕的是,林梅脚上居然没有什么脚臭味,这不应该啊,女人经常穿高跟鞋脚怎么可能不臭。
       我怕他们又要继续,连忙摆手说吃不下了,饱了饱了。他们这才放过我,转而把目标转向林梅。林梅尖声大叫:“我不要!我不要吃她身上的东西,你们弄死我吧,我死也不会做的。”小强连忙安抚说:“好好好,听你的,不吃就不吃。”说着就往自己鸡巴上抹了点奶油,往林梅嘴边送。“来,你吃这个。”小强猥琐的笑着说。林梅红着眼睛,洗了下鼻子,看了小强鸡巴几秒钟,然后一口就含了上去。“哦!林阿姨,你吸的好用力啊,别忘了舌头,舌头也要舔,对。。还有蛋蛋上的,也要舔干净。。哦!。。”小强陶醉的叫唤。
       小胖在旁边看了这么久,早就急不可耐了。他对其他人使了个眼色说:“还在等什么,上啊!”于是,男孩们一拥而上,纷纷抓起一块蛋糕抹在我和林梅身上。瞬间整个屋子里都是奶油的味道。小胖更是过分,抓住我的头往蛋糕上一摁,我还没来得及准备就被糊了一脸,连鼻孔里都进了奶油。男孩们都哈哈大笑,纷纷张嘴在我的脸上仔细的舔着,一丁点都不漏。
       奶油进了我的眼睛,我睁不开眼。只感觉脸,小穴和屁眼都有舌头在来回扫荡。几双小手在我身上来回抚摸,把奶油磨的又黏又脏。混乱中一根鸡巴顶进了我的阴道内,似乎还带着奶油的滑腻和粘稠。旁边响起了林梅压抑的呻吟声,她现在一定跟我一样的状况,甚至比我更加糟糕。我没有心思管她,熟悉的快感从全身各个敏感点传来,我放声浪叫。
       眼镜的生日已经完全变成了性交派对,我们尝试了各种玩法,达到了几波高潮。我终于可以睁开眼睛了,这才发现原来一直在我阴道中抽插的是眼镜。眼镜卖力的干着我的淫穴,眼睛却一直盯着自己的妈妈林梅,原来他最想干的是林梅,看着其他人一个个在林梅阴道内射精,他迟迟不敢行动。小强也发现了这一点,小小的眼睛里突然闪过一丝恶毒,我背脊一凉,似乎知道他要干什么了。
       只见小强放开林梅,并让其他人都让开,然后笑眯眯的对我说:“林阿姨的下面被我们弄得好脏啊,喂 !婊子你过来,把她的骚屄舔干净。”这难道是报应?我想起了刚刚一屁股坐在林梅脸上的场景,其他男孩也跟着说这意不错,林阿姨的屄里面都黏的没法肏了。林梅此时巧红着脸,迷离的眼中已经没有刚才那种排斥的神色了,反而是一脸心灾乐祸的表情,还动张开了腿,露出了已经被干的红肿的下体。
       我没有说任何话,只是林梅那一塌糊涂的淫穴我实在下不了口,最后我忍了一下反胃的感觉,把心一横,张嘴裹了上去。好咸、好腥、好臭,还有一点尿骚味,我如果让我比较一下的话,我情愿去舔马桶。我连连干呕,眼泪都出来了。男孩们却看得很尽兴。“喂!别只舔外面,里面也要弄干净。”我伸出舌头,一边吮吸,一边把阴道壁上的混液体刮进嘴里,然后在小强的命令与恐吓下,咽进胃里。
       林梅似乎很享受我舌头的服务,翻起白眼,胸部一起一伏,陶醉的呻吟着,阴道也一缩一缩的,往外淌水,随后突然抱住我的头,用力往下摁,嘴里发出“嗷嗷”的怪叫。我感觉到她的阴唇和阴道内壁抖了几下,随后就是剧烈的收缩,她高潮了。
       接着一股又骚又臭的水柱从林梅尿道里喷了出来,我想躲开,可是头被林梅死死按住。大量尿液灌进我肚子里,我被呛了一下,尿液从我鼻子和嘴巴的缝隙里喷溅出来。也需是憋了很久,这股尿很久才停了下来,感觉肚子涨涨的,莫名其妙被灌了一肚子尿,显得又狼狈又凌乱。眼泪再次夺眶而出,但我依然一声不吭。
       “嗯,这马桶真舒服,在哪买的,改天我也要买一个。”林梅报复性的侮辱我,看着她得意的表情我怀疑她根本不是因为高潮而失禁,而是故意这么做的。不过我知道她得意不了多久,马上她就会知道什么是今晚最痛苦的事。
       林梅的淫穴被我舔过后,变得又嫩又干净,虽然还很红肿,但小强看了很满意。他邪恶的对林梅说:“林阿姨,接下来轮到今晚的重头戏了,你看,我们几个就眼镜还没有肏过你的屄,你是不是也该满足一下你的亲生儿子了。”
       还在享受高潮余韵的林梅瞬间就变成了一副惊恐的神色,我不得不感叹,小强看似年纪小,但心里已经阴暗的像一个大人一样,他知道怎样可以真正击垮一个女人心里最后的一道防线。见林梅马上就要拼命挣扎,小强连忙捂住她嘴,龅牙上前抓住她的手。林梅“唔唔”直叫,双腿乱蹬,做着垂死挣扎。小强对小杰和小胖大吼:“还愣着干嘛,来帮忙啊!”
       小杰小胖听了分别抱住林梅的一条腿,往上举。林梅此时四脚朝天,门户大开。后面就看眼镜的表现了,眼镜一直呆呆的看着这一幕,身体不自觉的靠近林梅,像被鬼上身了一样,说里不停念叨着:“妈妈,妈妈,妈妈!”林梅绝望的摇着头,眼镜挣得圆圆的,眼泪打湿了小强的手。眼镜握住鸡巴,对准林梅的洞口,接着屁股往前一用力。“唔!唔唔唔。。。。”绝望的嚎哭,林梅像是触电一样绷直了身体。
       我突然有点看不下去,这一幕我有点熟悉,我想到了小军强奸我的那一天。某样宝贵的东西连同心一起碎成渣的感觉,我再次体会到了。
       眼镜则卖力的抽插着自己神圣母亲的淫穴,“妈妈!妈妈!妈妈!”,声音中透露着渴望,最后一声“嗯”的闷哼,在林梅体内射了出来。林梅像傻了一样,眼睛空洞的盯着天花板,不再做任何抵抗,也不发出任何声音。
       我不想再呆下去了,对小杰说:“时间不早了,明天还要上学,我们回去吧。”小杰跟小胖说了些什么 ,然后回头对我喊道:“妈妈你先回去吧,我们今晚跟林阿姨睡。”。。。。
       夜晚的街头一片萧条的景色,我想起小杰对林梅痴迷的眼神还有林梅绝望的哀嚎,感到一阵空虚和伤感。清凉的微风吹过我单薄的身体,我打了个寒颤。“美女,一个人啊,怎么穿这么少啊,别看现在是夏天 ,晚上还是有点冷的。”路过的一个低头吹口哨的年轻小伙儿动找我搭讪,也许是路灯太昏暗,他看不清我的岁数。我转头看他,他的表情明显不怀好意,一双贼眼一直打量着我的大腿和胸口。
       我突然有点厌烦,男人脑子里难道只想着上女人?就算这个女人是他妈妈也好?我盯着他看,突然拉下领口露出乳房。“好看吗?”小伙儿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直接,张着嘴巴呆了。“想不想揉一揉?”我继续问。小伙儿咽了下口水用力点头。“回去找你妈去吧,我有的你妈都有!”前后的反差太大,小伙儿彻底呆立在那里。我不屑的撇下他,头也不回的往前走。。。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+

TOP Posted: 2022-01-23 09:11 #3樓 引用 | 點評
西风几时来


級別:聖騎士 ( 11 )
發帖:3159
威望:316 點
金錢:1025 USD
貢獻:20535 點
註冊:2021-09-07

感谢分享
TOP Posted: 2022-01-23 14:23 #4樓 引用 | 點評
村东头你张叔


級別:聖騎士 ( 11 )
發帖:945
威望:123 點
金錢:53562 USD
貢獻:25009 點
註冊:2017-10-01

1024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F

TOP Posted: 2022-01-27 11:24 #5樓 引用 | 點評
.:. 草榴社區 » 成人文學交流區


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
用時 0.01(s) x2 s.12, 05-18 17:57